宁波富豪林海峰:光伏界的一匹“黑马”

澳门太阳城赌城 森林不绿兮 浏览

小编:宁波有两个林海峰,都很出名:一个是40后的林海峰,日本知名职业围棋高手,棋界称他为“不死鸟”或“常……来

  宁波有两个林海峰,都很出名:一个是40后的林海峰,日本知名职业围棋高手,棋界称他为“不死鸟”或“常青树”;另一个是70后的林海峰,东方日升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光伏界的先锋人物,其领导的上市公司“东方日升”,是当下A股的光伏龙头企业。

  浙江是上市家族企业的“大本营”之一,在A股市场上表现不俗、亮眼的家族企业不少,更有不少书写代际传承的成功故事,东方日升林海峰家族的母子、父子的暴富传奇,就是此中的成功样本。

  光伏界闯来一匹“黑马”:痛恨失败的创二代

  光伏领域,是生产首富的“富矿”,历史上曾出过3位首富:一个是无锡尚德创始人施正荣,曾登顶中国首富;另一个是保定英利创始人苗连生,他当上了“河北首富”;还有一个就是江西赛维LDK创始人彭小峰,登顶江西首富。

  不过,顶着首富光圈、事业巅峰上睥睨天下的光伏富豪,当被吹胀的产业泡沫现出原型时,财富如同坐在过山车一样,迅速归零,比如施正荣、彭小峰等。一个个走上神坛,却又迅速陨落,这个行业的成长环境确实存在不少问题。

  “光伏531”之后,整个光伏产业踩下“急刹车”,若说“效果”凸显,不如说其政策“杀伤力”在产业、资本及具体的企业经营上,展现得淋漓尽致,行业洗牌必然加速,强者恒强,弱者愈弱,新来者很难后来居上。不少分析人士认为,中国的光伏行业将出现“十大寡头”,且产业集中度的趋势只会加快,不会减缓!

  光伏“十大寡头”包括阿特斯、协鑫、晶科、通威、正泰新能源、天合光能、晶澳、隆基股份、阳光电源、以及林海峰家族的东方日升。其中,通威集团的历史已有36个年头,进入光伏产业已是第11个年头,老板刘汉元是个“没有故事”的家族企业掌门人,似乎与光伏业“大起大落、九死一生”的行业个性绝缘,异常冷静、平稳。可见过东方日升掌门人林海峰的人,会说他“身体强健,手臂粗壮有力,像一个敢打敢拼的武将”,总有一股“冲冲冲”的拼劲。

  “对于追梦者来说,时间总是过得太快。”这是林海峰在新年贺词说的第一句话。谈起光伏界闯来这一匹“黑马”,还得回溯这位痛恨失败的创二代的过去。

  林海峰,生于1975年,今年43岁,祖籍宁波宁海,出生在农村。由于父母忙于打理生意,林海峰的童年是“放养式”教育,是个“孩子王”,农村孩子免不了种田、上山砍柴,可林海峰却觉得自己的童年是快乐的,打野仗、玩游戏什么的,倒也无忧无虑。

  林海峰的父亲林大奎,是村里的能人,擅长机械制作,1986年创办了宁海县日升橡塑厂。每当新员工入职时,林海峰会讲述自己的经历和过往,比如每天下课去山上篓草,12岁时跟着父亲去杭州送货,16岁时敢一个人去北京处理客户投诉等,其实,这也是一种对二代接班的训练,只不过更自然一点,在“实战”中耳濡目染,积攒经验和阅历;也正是如此,后来父亲林大奎才敢于早早放手,让儿子自己去闯荡。

  林大奎的创业,算是“夫妻档”,他与妻子仇华娟一起打拼,从事加工模塑挤出。据说,他是个鼓捣机械的好手,厂里用的不少机械,是他自己造的,一部装框机,外面卖10余万,可他自己做的,成本也就8千块。稳健经营、精打细算,父亲为儿子日后创业打下了根基,只不过办厂多年,规模总是不大。

  1997年,22岁的林海峰大学毕业,子承父业,开始接手父亲那家橡塑厂,不过,他对父亲原先的经营项目并没有多少兴趣,而是把目光投向汽车功放市场,从生产线路板原件、插件入手,到最后开发出成品,由于耗费太多研发资金,加上后续资金不足,第一次创业失败了,一年后关门。

  可林海峰并未就此认输,改而办起塑料米门店经营,也搞过进水机的阀门,再后来又回归父亲那套老本行——塑胶模具,一次次尝试,迎来的是一次次失败的“闷棍”。企业负债也由数十万、上百万,最后负债累累,曾困顿到连出差的钱都没有,靠东拼西凑才维持得了。最困难的时候,他甚至想放弃做实业,大不了帮人开车来谋生。

  主营草坪灯,是林海峰第一次尝到成功的甜头。可当初他提出做有机玻璃管生意时,父母家人均是反对,当时家里已负债70多万元,身上背负着“三分利”,一是欠资金,二也是怕他再折腾。可林海峰却想,必须放手一搏,让未婚妻出面找她姐夫家借了5万块钱,自己潜心钻研技术。上世纪末,浙江宁波一带,集聚着不少台资注塑机厂商,比如海天、震雄、海太等,由于市场竞争激烈,不少厂商采用“分期付款”等销售方式,也正因如此,让林海峰得到一次败中求胜的大好机会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advicecab.com/aomentaiyangchengducheng/20181211/2229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